驻操坡豆信息门户网

当前位置:»驻操坡豆信息门户网»情感»故事:我参加了老公和婆婆为我准备的葬礼

故事:我参加了老公和婆婆为我准备的葬礼

2019-11-10 14:17:55

每天阅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:木偶皮卡车

我丈夫白于飞最近行为怪异。

电话铃响时,我打开接听键,按下免提的“娇娇”。白于飞的声音温柔而带点温柔。“我已经预订了你最喜欢的西餐厅。你很快就会来这里。我们将在外面吃晚饭。”

我心里很惊讶,今天是星期几?结婚纪念日?他的生日?我的生日?都不是。

结婚十年后,我们的爱情早已转化为亲情。从我们的爱情开始,拉拉小手的心就怦怦直跳。到目前为止,接吻只是短暂的接触。不会有激情。我已经接受了于飞繁忙的工作,累得回家睡觉。我也已经习惯了他每天匆忙出门,甚至不注意打招呼。

于飞有多久没和我好好谈过了,我们有多久没一起吃过一顿美餐了?我都不记得了。

今天发生了什么事?

我记得美容院老板丁香的话:“娇娇,你得看好你的丈夫。他既英俊又富有。不要让别人偷走他。”

我平静地笑了笑,“我丈夫不会的。”

“哦,不要这么盲目和自信,小心点,”丁香说。“张太太一开始也说过同样的话。最后,她没有被丈夫调走。最后,她把房子打扫干净,一无所有。”

我心中泛起厌恶,想转身离开,却被丁香一把拉住。她压低声音,好像要向我透露一个大秘密,“我告诉你,一旦一个男人行为异常,一定有问题!”

看到我不太相信,我抓住袖子,用一双非常真诚的大眼睛看着我,用力点头。

我在电话的另一端平静地对于飞说,“好的。”

十几只手握着方向盘,这辆黑色的汽车悄悄地拐过一个拐角,向于飞指定的地点疾驰而去。

这是一家布局新颖的优雅西餐厅。我推开玻璃门。一首钢琴作品《献给爱丽丝》慢慢地出现在我的脸上。在悠扬的旋律中,似乎每个旋律都充满了深深的爱。

于飞已经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上了。他对我笑了笑,举起了手。

我快步走过,高跟鞋踩在木地板上,于飞拉开椅子,等我坐下,礼貌地问,“果汁还是红酒?”

"果汁"我平静地说,笑着说,“今天为什么这么好?请邀请我出去吃饭。”

“艾佛森不舒服,不会做饭。这正是我们改变现状的恰当时机。”

艾弗森是我的保姆,也是她婆婆的远房亲戚。

牛排很快就上来了。于飞小心翼翼地把它切成小块,递给我。"你最喜欢的金黄色大蒜牛排,快点吃."

牛肉的味道扑鼻而来。我感到肚子咕咕叫。我真的很饿。“你今天不忙吗?”

“我推掉了一顿饭,”于飞看着我。“我赚不到足够的钱。我想和我妻子在一起。”他眼中的温柔让我恍惚回到爱情时期。

于飞的手机响了。他捡起来看了看。他抱歉地对我笑了笑。“我去接电话。”他站起来,向浴室走去。

我立刻失去了食欲。我丈夫白于飞今天不正常。

我和白于飞是大学同学。我们都是学习的大师,但我们的家庭环境并不富裕。同样的情况使我们越来越接近。

我们总是默认避开食堂用餐的高峰期。当人群散去时,我们会点这道菜的底部。当食堂阿姨看到剩下的不多了,她会把所有的菜舀给我们。这时,数量比平时多了一半。

我性格开朗,执行力强,办事热情。学校里各种各样的协会都可以看到我。白于飞性格稳定,不焦虑也不急躁。他跟着我,帮我做事。有时他会帮我找到并改正我犯的任何错误。

大二时,我们开始了自己的事业。我们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赚了很多钱,然后我们开始融资。公司的规模越来越大。到毕业那年,我们已经成功地买了一栋房子和一辆汽车。

我们既是恋人又是商业伙伴。我负责经营业务和维护与客户的关系。于飞负责公司的物流和内部管理。我们非常般配,互相展示出最好的一面。

第一个不同是,在公司会议上,我们持有不同的意见,没有相互让步。

于飞黑着脸说,“我比你更了解这家公司。我应该说了算。”

我很生气。“没有我,公司会赚钱吗?你的能力只值得我帮助。坦率地说,你是一个软食者。”

话一出口,我们俩同时愣住了,于飞脸色煞白,像陌生人一样瞪着我。

我心里后悔不该在这么多人面前。如果我这么重,男人的自尊有时比其他任何东西都重要。

我看着于飞砰的一声关上门,和我打了半个多月的冷战。

为了弥补我的错误,我主动为于飞的父母买了一套房子,并把他们接管了。

于飞的脸色慢慢好转。终于有一天,他在公共场合向我求婚。我喜极而泣,拥抱了他。

婚礼那天,许多人来到了于飞的家乡。他的父母开心地笑着对他们说:“我儿子很能干,他自己给我们买了一套房子。花钱娶媳妇是没有用的。”

亲戚朋友竖起了于飞的大拇指,但我没有听到味道。我的公公婆婆只表扬了他们的儿子,但什么也没对我说。

当我的岳父岳母第三次表扬于飞时,我说,“爸爸妈妈,我和于飞共同创办了这家公司,我给你买了房子。”

亲家的脸当时被推倒了。他们看着于飞。于飞的脸不确定是晴天还是阴天,说:“你不要说话。没人把你当成哑巴。”

“白于飞,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错了吗?”

于飞看着我,抿着嘴唇,一言不发。

婆婆说,“你和于飞结婚了,你必须这么清楚地告诉他吗?该公司自然是于飞。”

当我脱下婚纱时,我转过头,走出了婚礼现场。我的亲戚朋友上前拉着我,劝我举行婚礼。

父母叹了口气,“看看他家的样子,恐怕你将来会受气。”

我弟弟也来这个城市发展。我父母卖掉了他们家乡的房子,在我们附近买了一栋房子。我知道他们担心我,想知道我怎么样。

然而,我认为我的父母是危言耸听。我爱于飞,于飞也爱我。尽管我通常努力保持竞争力,说一些像“公司是我的,我挣钱”。但是我的心是献给于飞的。我相信于飞会和我一样。

一年后,我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。三个月后,我回到公司,开始了紧张的工作。

我的公公婆婆对这句话很不满意,“女人还是要重视自己的家庭,和丈夫孩子在一起才是真正的事。”

我充耳不闻。这家公司正在崛起。我们怎么能离开人们?

我的公公婆婆开始给于飞洗脑。“这家公司属于白宫。它怎么会落到女人手里?你到处都被她压迫着。你并不羞愧。我们感到羞耻。”

我屏住呼吸,冷冷地盯着白于飞。想看看他的反应。

于飞没有说话,只是一脸阴沉。

我和以前一样忙,我爱于飞,我全心全意地想这个家庭,他应该知道。此外,我们多年来的感情不能被他的父母说几句话分开。

日子像流水一样流逝。我女儿已经在学校了。我的岳父岳母一直在唠叨我。我忽略了所有有大孙子孙女和有儿子儿媳妇的人。

我的岳父岳母非常清楚地指出我要生一个男孩,我心里有严重的矛盾。

过了很久,我的公公婆婆没有提起这件事。我以为从现在开始它会停止,我忘记了。

直到有一天,当我回家时,我发现客厅里没有人。姻亲卧室的门开着。我正要推开它。过了一会儿,你的儿媳妇说,“你的儿媳妇不能生儿子。”

我岳父说,“像我们白宫这样大的公司怎么会没有人继承呢?”

婆婆说,“带她走。妈妈会给你找个能生儿子的女人。”

我的心在颤抖,全身冰冷,动弹不得。

于飞带头走出来,看到我目瞪口呆,“今天这么早回来?”

公公讪讪的,婆婆冷哼一声“学会听角落!”

我不说话,只是看着于飞。我希望他能给我一个解释,但他什么也没说,放过了我。我去床上玩手机了。

几天后,小艾来了,是她婆婆专门回老家接她的!

婆婆那天非常高兴,笑着说:“艾佛森离婚了,没有地方可去。我带他来的。看看她,她肯定会有个儿子。”

我冷冷地看着他,穿着标准的乡村服装,身体很强壮。

我用嘲弄的目光意味深长地看着于飞。于飞尴尬地笑了笑,不自然地低下了头。

我没有把小艾放在眼里,这个乡下女人,不管外表还是气质,怎么和我相比?于飞的眼睛比她的更糟糕。

艾弗森会做于飞家乡的食物,她的亲家会赞不绝口。于飞会不由自主地再添两根筷子。

但是我不喜欢吃东西,对于飞提起过多次,婆婆先生生气了,“现在这媳妇这么娇嫩?如果你必须选择这么美味的食物,你认为应该给你一些龙肉吗?”

我不想和他争论,不想叫外卖,也不想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买一些我喜欢吃的食物。婆婆又骂了一句,“我真的有两块钱不知道我的姓,害群之马。”

我站起来,向卧室走去。我岳母不肯让步,跟在我后面喊道:“我儿子的钱迟早会毁了你的。”

我把我的委屈告诉了于飞。“听听你妈妈有多丑。你也应该出去照顾它。”

于飞没有抬起眼皮,而是盯着手机玩游戏。“我妈妈老了,你让她点菜吧。此外,她很难把我抚养成人。”

我有很多公司业务要处理。我女儿还在等我哄她睡觉。我没有时间听她的婆婆说话。旁边有小艾。我不想让她认为我是个婊子。

我选择忍受。

小艾看见于飞,就热情的跑过去拿起公文包,“哥,你累了吗?我给你泡了些茶,坐下来休息。”

小艾跟老家在一起,我看得出她是故意和于飞交朋友的,于飞冷冷的说了声“嗯”就转身回了家,没有多余的话。

小艾尴尬地站着,婆婆过来安慰她。“你哥哥于飞脾气很坏,生来就是这样。不要和他争论。”

我放了心,这样的结果早在我意料之中,于飞能看上小艾,就奇怪了。

有时候我会逗于飞,“去和小艾生个儿子,这样你妈妈会开心的。”

于飞盯着我,像是,“你觉得我能看女人吗?”

“但是你妈妈很喜欢它。”

“她是她,我是我,”于飞突然正色说道,“娇娇。让我们再生一个孩子,省得我妈妈麻烦。”

我说,“在公司目前的情况下,我真的不能离开。另外,如果你还是个女儿,你想要吗?反正我也不会流产。”

于飞沉默了。

我冷笑“原来你也想要个儿子”

于飞停顿了一下。“我不在乎。恐怕我妈妈不肯让步。”

我说,“你真是个孝顺的儿子。”

于飞张开嘴,什么也没说。

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亲家和小艾、于飞坐在一起,在我的家乡,我不明白这种热闹的聊天,有时会发出开心的笑声。

我站在一旁,像一个拜访亲戚的客人。

我默默地回到卧室收拾行李。这两天我必须出差去另一个地方见一个顾客。

我把行李拖进客厅,对于飞说,“我要去出差。”

于飞简单的“嗯”。

"你不送我去机场吗?"

于飞还没来得及说话,她的公公婆婆就争先恐后地说,“这不是第一次出差,你自己不打车吗?”

我看着于飞。于飞没有说话,喝着茶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。

我把手提箱拿出门外,锁上了我家乡的房间。

我本来计划第二天回来,但前天晚上我匆匆赶回来了。我没给于飞打电话。他不想让我出差,我回来时也不想打扰他。

夜晚越来越暗,家里的灯也关了。似乎每个人都休息了。

推开卧室门,按下灯,突然发现于飞和小艾在一起。

我提起手提箱,把它打碎了。“白于飞,你这个又臭又无耻的东西!”

两个人醒了,“娇娇,你明天不回来吗?”白于飞陪着笑脸。

我抓住小艾,小艾正要溜走。"今天,你必须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开始的?"

“你不能生一个儿子,你不允许我儿子找别人吗?”她身后传来婆婆的声音,婆婆突然把我推开,把小艾放在她身后,“谁敢和我一起伤害她?”

我气血上涌,“白于飞,今天你说句话,如果你不除掉小艾,我们就离婚!”

白于飞低下头,什么也没说。婆婆喊道,“你当然要去。艾佛森要给我们家孙子了!”

我点点头,“白于飞,你不要后悔!”回到公司。

我连夜找了一名律师,请他起草一份离婚协议。公司的股份已经在我名下了。这次我要白于飞滚出房子。

白于飞看到离婚协议时大吃一惊。他知道无论他多么努力,他都无法改变离开房子的结局。

白于飞跪在我面前痛哭,“娇娇娇,原谅我,我只是在困惑的一瞬间犯了一个错误。我发誓,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!”

我不相信,让人把白于飞赶出公司,但他转过头,让女儿来找我,她哭得眼睛都肿了,“妈妈,回家吧!我想你。”

看着女儿可怜的样子,我抱住她,流下了眼泪。于飞说,“娇娇,你给我一个机会给我女儿一个完整的家。”

我想说,“只要你父母带小艾回家,我可以重新考虑!”

于飞一边点头亲家大声骂着,一边领着小艾回了老家。

只有三个人的家,显得异常安静,白于飞上下班守规矩,接女儿上学,家里的杂务也扫了下来,经常抢在我面前回家,做饭等我。

时间过得如此平静,我慢慢放下心来。于飞似乎对这个家庭和我有感觉。我应该信任他,让我们的家庭恢复以前的幸福。

我决定敞开心扉,和于飞和好。

那天,于飞把女儿从补习班送回来,对我说:“娇娇娇,不要去公司,我带你出去兜兜风!”

我说,“今天发生了什么?”

于飞说,“你数一数,我们有多久没有独处了?你不想重温一下爱上我的感觉吗?”

我笑了,于飞有时很浪漫!

汽车飞速驶往郊外。城外有一条河。平时人们喜欢去那里玩,但是今天风很大。天空下雨了,一个人也没有。

于飞把车停在河边,走下来,站在河岸上,看着流淌的河水,点燃一支香烟。

上游水库正在排水,湍急的水流震耳欲聋。我走到于飞身边,让细雨打在我身上。

空气是如此清新。当我看着绿色的草地和清澈的河水时,我感到很自在。

“你喜欢这里吗?”于飞问道

我微笑着看着他。

于飞把烟头扔在地上,用脚把烟头捻熄。“那你可以留在这里!”

“啊?”我还没有回复。

于飞的脸色变了,眼神凶狠。“我说过让你永远留在这里。”

他用双手突然推了我一下。我的身体立刻跳了起来,下一秒就掉进了河里。

于飞知道,我不会游泳。

我拼命挣扎,向他呼救,“于飞,救救我!”

于飞面无表情地看着我,不说话也不动,就像看着漂浮在水中的一块木头。

我早就应该想到,如果他离婚,他会把房子打扫干净。如果我死了,他所有的财产都是他的。

我的心太软,太喜欢旧感情,都是我的错。

一个巨浪掠过我的脑海…(工作名称:我参加了我丈夫和岳母为我准备的葬礼,作者:皮诺奇皮卡车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三分快三官网 3分钟pk10 加拿大28

新闻

栏目资讯

推荐

Copyright 2018-2019 ictattoo.com 驻操坡豆信息门户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